您現在的位置:   新聞中心>媒體工委

不按“套路”的考核——吉林省直機關工委探索創新“年終大考”有效推動黨建工作紀實

《紫光閣》雜志2017年第11期

                          日期:2017-12-19                閱讀:8650 次

編者按:省直機關基層黨組織抓黨建述職評議考核工作引起中央國家機關工委關注,《紫光閣》雜志社10月末專門派記者來吉林進行了采訪。《紫光閣》第11期以《不按“套路”的考核——吉林省直機關工委探索“年終大考”有效推動黨建工作紀實》為題進行了報道,并在封面進行了標題提示。現全文轉載。

“我們就是想來問清楚,我們單位到底差在哪了?為啥目標責任制機關黨建考核得分這么低?”某次考核結束后,吉林省某單位一把手帶領班子成員,堵在省直機關工委某位副書記的辦公室門口“討說法”。

“我們把展示工作成績的視頻都帶來了,就占用您半個小時,我再跟您匯報一下……”副書記擺擺手:“用不著匯報,我把負責考核的同志叫過來,當面告訴你們差在哪里。”

聽完情況反饋,“一把手”臉紅了,但仍不甘心:“我們還得到過省委省政府的表彰……”副書記搖搖頭:“述職時沒充分展示成績,這屬于前期準備不足,難道不是你們自己的責任?”

“那我們現在把材料補交上來,您能不能幫忙改一下成績?”副書記豎起眉毛:“改不了!要是都像你們這樣,考核還有什么意義?對待考核都不認真,說明你們平時就不重視機關黨建!”

剛送走“帶隊上訪”的一把手,這位副書記就接到了該單位主管領導(副省級)的電話:“聽說他們去找你了?”?“找了,才從我這兒出去。”?“這次考核太讓我丟臉了!你替我好好批評他們!千萬要讓他們接受教訓,長點記性!”

為什么從基層單位負責人到省級主管領導,都會由于機關黨建工作考核成績而紅臉出汗、如坐針氈?原因就在于吉林省不按“套路”抓考核,夯實了“一級抓一級,層層抓落實”的管黨治黨新格局,打開了黨建工作的新局面。

述職評議“變上來為下去”

過去,吉林省的黨建考核是“領導坐機關,部屬來匯報”,這種方式可謂“省事又省心”。打個電話,發份通知,挑選幾位代表,召開一場大會,講十分鐘成績。真正落實與否?誰也說不清。考核成績只能看“臨場發揮”,依靠主觀判斷。

現在,吉林省直工委把“請上來”變成“走下去”,這看似簡單的調整使考核真正“砸”到了實處。他們將下轄的133個單位按照黨政機關、中直單位、群團組織、企事業單位分類劃片,4位分管副書記分頭扎進基層,實地參加述職評議會。新招準確擊中了各級黨組織書記的“軟肋”。因為聽取匯報的不再只有上級領導,還增加了本單位的黨員群眾代表——這意味著以往那種“只需讓領導滿意”的“好日子”一去不復返了!書記們站在臺上,既是向省直工委的領導述職,又要接受自己部屬們的監督。面對一雙雙“雪亮的眼睛”,某些書記再也不能把沒完成的工作說成“已完成”,把沒做好的工作說成“做得好”。就算有人敢在述職報告里“注水”,隨后的現場評議也會將這些“水分”擠出來。

個別同志質疑:“現場評議無非是提提意見、打打分數,能有什么實際作用?”其實,吉林省的黨建述職評議不僅是“剖析會”“點評會”,更是“真刀真槍”的“擂臺賽”,道道“關卡”總能讓書記們“臉發燙” “真出汗”。

第一關是“一述一評”。每位基層黨組織書記述職后,必須接受部門(單位)黨委(黨組)書記(兼機關黨委書記)點評;各黨委(黨組)書記述職后,必須接受省直工委領導點評,可謂“人人闖關”。點評時都說什么?問實實在在的問題,提實實在在的意見。這個環節緊扣實際工作,沒有“題庫”或“考試范圍”,書記們無從準備。“有多少離退黨員?發展新黨員有哪些流程?困難黨員怎么幫扶?……”面對“連珠炮”似的提問,各位書記抓黨建的實際能力高下立現。

第二關是“現場打分”。述職評議會結束前,由黨組(黨委)班子成員、機關黨委委員、基層黨組織書記、黨員群眾代表組成的“考官團”,還要根據“考生”的“臺上表現”和“臺下表現”,現場填寫不記名測評票。測評票共設5個項目,包含19個采分點,總計100分。在這個環節,黨員群眾用分數行使話語權和決定權——人人心里都有一桿秤。

“新型”黨建述職評議在吉林省鋪開的第一年,各級單位就梳理出“一崗雙責”不到位、黨建工作力度弱、監督職能弱化等突出問題2196個,提出意見建議或整改措施2286個。可見,這種考核不僅“上接天線、下接地氣”,還點出了成效和問題,評出了責任和壓力。

日常抽查“秋后算賬”

2016年底,某單位開展黨建述職評議考核。該單位的黨建工作有亮點、有特色,并且評議準備充分、現場述職扎實,各級點評深入,得到與會省直工委領導的稱贊。當大家都以為勝券在握的時候,省直工委領導突然發問:“我們掌握的記錄顯示,今年上半年暗訪時曾發現你們單位有人在工作時間網購、打游戲,情況屬實嗎?”單位一把手趕緊回答:“確實有這個情況,我們已經嚴肅批評了那位同志,他自身思想壓力也很大,怕因為此事影響整個單位績效……”后來,盡管該單位在述職評議階段表現優異,但“工作作風散漫”的問題直接拉低了黨建考核分數,績效獎金被定為第三檔。結果一公布,該單位上下一片嘩然。對此,省直工委的解釋很明確:述職評議屬于“期末考試”,調研暗訪屬于“日常抽查”,二者缺一不可。

吉林省規定,黨建工作考核成績由三部分組成:一是述職現場群眾評議得分,占40%權重;二是省直工委平時調研、督查、暗訪了解的情況得分,占30%權重;三是黨建重點任務完成情況得分,占30%權重——“日常抽查”與“期末考試”一樣重要。

“日常抽查”怎么查?一查“參與度”,要求各單位將開展“三會一課”和其他黨建活動的基本情況登記造冊,督促各級黨員干部 “腿腳動起來”。二查“思考力”,要求各單位圍繞“兩學一做”等教育實踐活動撰寫報告總結并進行展示,促使黨組織書記 “腦子轉起來”。三查“紀律性”,聯合相關職能部門定期暗訪各單位日常作風建設問題并記錄備案,讓各級黨組織“神經繃起來”。四查“老毛病”,對照上年度考核發現的不足和缺陷,檢查整改舉措落實情況和實際效果,幫助各單位 “身體強起來”……此外,他們還采取隨機調研、交叉互檢等方式,持續跟蹤掌握工作動態,定期梳理匯總并形成“賬本”。年底黨建述職評議階段,省直工委按照“賬本”中的記錄“秋后算賬”。此舉不僅打破了“一考定乾坤”的陳舊模式,也使整個考核工作更加全面客觀。

這樣,一些“臨時抱佛腳”的單位馬失前蹄,而那些平時扎扎實實抓黨建的單位則脫穎而出。每個反面案例都帶來震撼,每個正面典型都帶來啟迪。吉林省的黨員干部逐步意識到:黨建考核不是年底“一錘子買賣”,而是一項“抓常抓細抓長”的系統工程,來不得半點馬虎;機關黨建的責任也壓在每個人肩頭——黨組織書記必須“勇擔當、抓落實”,普通黨員必須“盡義務、抓自律”,人人盡責大家沾光,一人懈怠大家擔責。

小小分數“撥千斤”

盡管各種教育活動接踵而來,但某些單位和部門的機關黨建工作還是沒有“分量”,往往處于“說起來重要、抓起來次要、忙起來不要”的尷尬狀態。但是,吉林省卻以考核為“天平”,以分數為“砝碼”,讓黨員干部真切體會到了黨建工作沉甸甸的“分量”。

要感受這種“分量”,就得看看“錢包”。吉林省規定,機關黨建考核成績在黨群部門績效考評(100分)中占10分,在政府部門績效考評(100分)中占3分,績效考評則直接跟年底績效獎金掛鉤。乍一看,機關黨建分值在兩類績效考評中的權重很低。然而在實際操作中,往往0.1分就能決定黨群部門的績效獎金檔次,0.005分就能決定政府部門的績效獎金檔次。也就是說,看似無關痛癢的黨建考核分數,卻能決定各級干部績效獎金的多寡。

績效獎金各檔次之間的差距究竟有多大? 大到能讓黨組織書記深夜難眠。某省直單位因機關黨建工作開展不力,績效獎金連續兩年被定為第三檔。張榜當天晚上11點多,該單位書記打電話向省直機關工委領導求情:“我的獎金不要了,能不能把大家的獎金檔次提上來?連續兩年少發這么多獎金,我的壓力實在太大了……”

這位書記承受的壓力有多大? 只要算筆賬就一目了然。根據2016年吉林省直機關績效獎金標準,一檔單位的人均獎金與三檔單位相差幾千元。試想,一個單位少則十幾人,多則上百人,大家辛苦工作一整年,如果因為機關黨建考核成績差,到了年底比兄弟單位的同事少拿幾千元,這難道不是黨組織書記的責任嗎?

這種“分量”還能直接影響各級領導頭上的“帽子”。一方面,機關黨建考核成績是評先選優和領導干部年度考核的重要依據。另一方面,吉林省實行“一把手兼任機關黨委書記”制度,如果考核成績說明某同志“不能認真履行第一責任人責任”或者“不宜擔任機關黨委書記”,那么該同志將很可能失去“一把手”這頂“帽子”。

吉林省用年底考核的分數“鎖”住了“票子”和“帽子”,使機關黨建工作終于實化為壓在各級一把手肩頭的千鈞重擔。壓力帶來動力,“危機感”催生“使命感”,機關黨建的面貌也由此大為改觀。據了解,吉林省所有基層黨組織書記除每年提交述職報告以外,還必須于兩至三年內輪流完成黨建考核現場述職評議,從而實現所有黨組織黨建述職“全覆蓋”。

實踐讓我們看到,吉林省直機關這種不按“套路”的考核,創造出了一種解決黨的工作被“虛化、弱化、邊緣化”問題的好辦法。

 相關鏈接: 紫光閣雜志網站 2017年第11期 黨建前沿欄目

 

上一章:吉林日報2018年4月24日:吉林省直機關紀工委:強化監督問...           下一章:吉林日報2017年11月30日:省直機關工委開展專題議黨
金莲游戏